文史资料

首页 >文史资料 > 文章正文

虎谷墓——要争气节到先生

政协和顺县委员会办公室   时间: 2017-01-22      来源:文史委      浏览量:219

旧《和顺县志》卷之十为“艺文”篇,收录诗文、序、跋共146篇(首),其中有王云凤的诗文17篇(首),别人写王云凤的8篇,足见其在和顺历史上的地位。

王云凤何许人也?

王云凤是封建社会和顺离皇帝最近的人。王云凤(1465—1518),字应韶,号虎谷,和顺前虎峪村人。王云凤19岁中举人,20岁登进士(明成化20年,即公元1484年)。先授礼部主事,转员外郎、郎中,弘治10年被李广、刘瑾诬陷下狱,次年3月被谪河南陕洲,弘治12年任陕西按察司佥事,奉敕提督陕西学校,后为山东按察使,正德4年为国子监祭酒,终至宣府巡抚。正德13年7月病逝,终年54岁。

王云凤是名垂史册的一代廉吏能臣。他从政30余年,历经成化、弘治、正德三朝,完美地实现了自己奉行的“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”的人生理想。明朝这三代是一个宦官横行的时期,在与宦官斗争的队伍中,王云凤也算一面旗帜。明史载,王云凤做京官时,“耿介独往,足不蹑公卿门。尝上疏却土鲁番贡狮、禁度僧、传奉诸事。又乞斩权阉李广,为其倾陷下狱”。经朝臣申救,谪知陕洲,卓有政声”。《和顺县志》诗集部分开篇即为王云凤去陕州前夕,他的朋友同僚在灵济宫为他送行的联古句,送行的人中就有时任吏部尚书的昔阳人乔宇、礼部尚书毛纪、工部吏部侍郎何孟春、户部侍郎邵宝等一帮反宦官大臣。邵宝说“壮哉烈士志,难与俗子谋”,毛纪说“一笑送君去,天未生清秋”,当时场面历历在目。王云凤提督陕西学校,“教人先德行、后文艺”,“学政肃清,三秦风动”,离别陕洲时,“父老拥舆号泣,如别慈母”。巡抚宣府时“严明有纪律,边政振举,羌人畏不敢入”。“平生言动有度,处私室如在公庭,视民生利害若切于身,临生死祸福不苟趋避。太原名臣坊,公居第五。三立书院竖神位。河东三凤,公居一焉”。他的门生、状元吕楠在《虎谷王公行实录》中评曰:虎谷先生,有做人化俗之文,有攘夷戡乱之武,有因时明礼之才,有援古修乐之具。给事中赵思诚在《吊王虎谷》中评曰:学政昭明秦日月,文章吞吐晋山河。

王云凤是学传古今、道期圣贤的学者贤哲。吕楠在《虎谷王公行实录》中记载,先生“少年趋向之正,即异流俗。长益刻苦自厉,颖悟出群。六经百家言,一诵辄不忘,文章顷刻立就。二十登进士。先生负经济之学,以尧舜君民为心。天资豪迈,状貌魁异;智识卓越,器度宏远。有父在,一衣不私制,一钱不私蓄”。王云凤“于书无所不读,尤邃性理之学,书法真、草、隶、篆,自成一家。端劲如其为人,四方人多求之。诗赋也清奇古雅。所著书有《小学章句》、《博趣斋稿》、《读四书札记》若干卷”,有《虎谷集》行世。总之,王云凤“为学守敬义,事君秉忠诚,功业树中外,声名满朝野。道德、文章、政事,皆可拟古人云”。

王云凤是一个眷恋家乡和顺不忘父老乡亲的至孝之人。他曾在《虎谷》一诗中回忆自己家乡虎峪村的风情:深山草木稠,结庐向西敞;尽日无人至,禽鸟互来往;读书心力倦,手曳青藤仗;出门何所之,独坐磐石上;山头白云生,我心自萧爽;田夫驱犊来,喜道桑麻长。王云凤在他的诗文中无数次提到和顺,在《送和顺县刘大尹序》中对家乡和顺的认识上升到一个新的高度:吾邑和顺者,其境僻,无监司可否异同之夺;其俗淳,无豪猾争论词讼之忧;其地近而事简,无车马将迎案牍丛脞之苦;其民贫而用啬,无衣食糜丽僭拟世禄之患。故往 时之君子,惟以赋贡不时集为念,余则皆优游宴笑之日也”。他认为和顺虽然地远偏僻,但山高皇帝远上级干扰少;和顺虽然百姓老实,但风俗醇厚社会稳定官司少;和顺虽然地方小事情少,但迎来送往的麻烦也少;和顺虽然贫困,但人们不会有奢侈之风;和顺除了财政收入不好完成令人愁烦外,其余的时间完全可以优游宴笑。他认为在县一级做官最好:事易专,令易行,力易为。对故乡的复杂心情从此可见一斑,对治县的独到见解更为精辟。王云凤与乔宇同朝为官又是老乡,乔宇多次来和顺游历,旧时的“和邑十景”他都看过。两人的深情厚谊在《和顺县志》的诗文中随处可见。乔宇在《祭王虎谷都宪文》这样说“讣音一至,我心堪伤”,“余与君谊切兄弟之分,情深桑梓之乡”。两人可为知音,乔宇对王云凤的脾气性格为人处事鞭辟入里:“君有高亢拨俗之操,而不知者或以为矫;君有焯厉惊人之才,而见嫉者谬以为狂。忠摧权奸,弗避雷霆之怒,教敷善类,化均时雨之祥”。

说不完道不尽的王云凤啊!

王云凤的父亲王佐,是明成化14年的进士,官至南京户部尚书,明帝给予很高评价:海深山高,月白风清,秋水寒潭,快刀利剑。王佐的胞弟王侃,以礼致仕,终秦府典仪,在京讲明仪礼,居官清洁有声。王佐逝后,明正德帝“敕修王尚书坟”,之后,王佐父王义,子王云凤同墓。和顺乡贤祠堂祭祀共10个人,王佐、王侃、王云凤就有3人。

王佐祖孙三人的坟墓,位于前虎峪村西三里处的石门峡山北麓,坐北朝南。立坟四顾,气象不凡:左为排牙山,右为挂榜山,前为扯旗山,后为帽盒山。坟头建三门石坊一座,正门横梁刻“敕修王尚书坟”,侧门刻“正德十年四月一日”。两旁分列石人、石马、石猪、石羊等石像生。整个墓地占地17480平方米。王氏父子墓地极具开发价值:一是他们的名气大,传说颇多;二是墓地基本完好;三是《虎谷集》尚存在国家博物馆;四是历代文人官吏吟诵王云凤的诗文不少等等。正如清和顺县令鲁燮光诗《谒王尚书总宪二公墓》中所感:松风谡谡墓门清,前后村传虎谷名。掉楔褒题贤父子,衣冠捱接古公卿。事贤转眼居邦晚,论世弥深尚有情。泉壤有灵应匡我,要争节气到先生。